“以神法道” 试析宗炳《画山水序》中“神”与“道”的审美内涵

阅读:10  时间:2019-06-10



宋 佚名 雪山行骑图页 29×23cm 绢本设色

宗炳的《画山水序》是最早的山水画论,文中提到的许多概念都对后世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本文就“神”与“道”两点进行简要论述,并分析它们之间的关系。

宗炳《画山水序》中的道家思想

宗炳是一个很有趣的人。查阅有关宗炳的资料不难发现他是一名忠实的佛教徒,同时又可以在他的文论中品出浓郁的“道家”味道。那么是什么导致身为佛教徒的宗炳在其画论中以道家的思想作为全文主旨呢?

首先魏晋南北朝是一个混乱的时代,多国并立战乱不断。乱世之中有才有志之人报国无门,难免产生厌世嫉俗之感,更不免作避世遁世之想,试图寻找精神中的乌托邦。而这个时代的文人们选择了以老庄、道家为主的“玄学”思想。宗炳身在其中,自然受到这种思想的熏陶。

其次宗炳热爱游山玩水,正与道家所说的“道法自然”不谋而合。宗炳曾因加入“白莲社”参悟佛法而入庐山50天,这不足两个月的庐山之旅,使宗炳发觉了山水之美及游览山水之乐,更加深化了宗炳思想中的道家观念。

宗炳山水画思想中的“以神法道”

“神”这个概念在宗炳之前就已经被引入画论之中,但若要分析宗炳所说的“神”,就要从他的《明佛论》入手。在这篇佛教著作中,宗炳主要阐释了形神论中“神不灭”的观点,他所谓的“神”一方面指人的灵魂,另一方面则是一种与“形”相对的概念。他认为形神分殊,“神”不随形灭而消灭,“神”是独立于“形”的;并且万物皆有“神”,不仅圣人有神、贤者有神,山水亦有神。

“道”,是中国哲学体系中的一个常见的概念。在老子的哲学观中“道”是其最核心的思想,如果要为这个“道”下一个定义,不外乎“宇宙本源”、“人生本质”等说法,宗炳将“道”引入山水画论,开篇就说“圣人含道暎物,贤者澄怀味象。”宗炳并不是圣人,他将自己放在贤者的位置上,要求自己“澄怀味象”,“味象”实际上就是“观道”,即宗炳将感知“道”作为自己的人生目的与最高追求。

《画山水序》中隐含着一个“道”先内化而后外化的过程。首先“圣人以神法道”,圣人用“神”去感知并总结出了自然的规律、人生的本质,也就是“道”。这时的“道”被圣人含于胸中,并与圣人的“神”产生了融合,这是“道”的内化;而后“圣人含道暎物”,将胸中的“道”反映于自然山水之上,便完成了“道”的外化。贤者便通过“澄怀味象”来品味由山水之形表现出的“道”,最终达到“贤者通”的状态。

“以神法道”四个字即是宗炳对于“道”的内化过程的表述。在这个过程中,“神”成为发现总结“道”的工具,圣人运用此工具将“道”发掘出来,并蕴于胸中。“道”因此不可避免地与“神”融合,这时蕴藏于圣人胸中的“道”已经不再是纯粹的自然规律或人生本质,圣人的主观精神由此渗入。当这种已经混合了圣人主观精神的“道”反映于山水之中时,山水便产生了“神”。那么此时贤者“味象”,便是体味山水之“神”,而山水之“神”即圣人投入其中的“道”。

然而,当游历者因年老体衰,而不能再亲历于山水之间时,就可以用山水画代替真实的山水,这就是宗炳后来提出的“卧游”。此时就要求作画者将心中的山水之境通过理想的艺术加工反映在画面之上,借绘画作品传山水之“神”。在此之前顾恺之就提出了“传神”的概念,但当时“传神”仅用于人物画的创作,所传之“神”仅仅是描绘对象的精神。而宗炳将这个观点引入山水画,这里的“神”就有了更为深入的意义。首先,是指圣人赋予的“道”,这个“道”中融合着圣人的主观精神;其次又包含创作者对于“道”的二次理解,一定程度上也掺杂了创作者的主观感受,与顾恺之所论人物画的“传神”相比,显然更具主观性。

可以说,“道”是宗炳的人生追求,“神”与“道”有着无比密切的联系。宗炳在顾恺之“传神论”的基础之上,又提出了山水之“神”,是对于传神论的发展与延伸。作画者的主观感情开始进入创作过程,这一改变对后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