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京新:艺术创作得有个“靶子”

阅读:10  时间:2019-06-10



四明山庄系列(国画)46×70厘米 2017年 周京新

有人说,周京新在当代水墨中最大的贡献在于,他创立了一种不同以往的语言方式;也有人说,周京新开创了一种当代的没骨画法,在具象和抽象之间找到了结合点;还有人说,周京新的水墨让人耳目一新,赋予了中国画独特的视觉语言,建构起了属于自己的艺术风貌。周京新说,他创作的“诀窍”就是用普普通通的水、普普通通的墨、普普通通的笔和普普通通的纸去“写”,他觉得那样很痛快。

作为2019年宁波美术馆学术邀请系列展之一,“周京新画展”日前在宁波美术馆开幕,共展出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江苏省国画院院长、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院长周京新的作品100余件,包括“人物写生系列”“角色系列”“寂鉴寺写生系列”“园林系列”“花鸟系列”等多个系列代表作,较为全面地反映了周京新对中国画创作的思考和经验,这也是其从艺生涯中最大规模的个人作品展。

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的周京新一直自诩是“笔墨派”,他所独创的个人艺术语言“水墨雕塑”,被业界称为“周家样”。在画坛,他是名家,在学校,他是严师也是慈师,在领导岗位上,他严于律己,绝不以个人的兴趣好恶和艺术追求影响画院的发展,就如同他在教学中,绝不允许学生模仿自己。周京新的画作常常给人一种纯粹的笔墨意趣之感,无论是画面中的平常人物,还是细碎的、被人们忽略的生活小景,他都能信手拈来,呈现出一种别具一格的艺术趣味。

在宁波市文联副主席、宁波美术馆馆长韩利诚看来,周京新强调中国画的“笔墨基因”,主张中国画必须具备“工、写、天、我”四要素,缺一不可。在具体作品中,他重视西方绘画技法和传统绘画、敦煌壁画线面特性的融合,特别关注面的处理,在似乎泼墨般的面的流动中,有节律地把控着物象的生成,使墨随心转,水随意行,以致整个画面墨痕浓淡、重轻层次、墨线曲直、肌理节奏表现的空间关系自然天成。“周京新的绘画,尤其是人物画和花鸟画,那种浑然天成的‘水墨雕塑’,以强大的磁场深深吸引人的眼球与大脑。他的‘水墨雕塑’,强力推进了写意中国画的现代笔墨语言,但此语言绝非纯粹水墨技法的呈现,正如他自己接受章剑华先生访谈时所言,其中‘包含了文化、哲学、宗教、审美背景’,特别是寄寓了火热生活、多元思想和个人悲悯情怀的自然。”韩利诚说。

在周京新看来,中国画最独特的语言就是笔墨,艺术家就是要不断地构建笔墨、丰富笔墨、延展笔墨。“艺术创作就如同把自己搁在一个无依无靠的地方,想要出彩全凭老老实实、堂堂正正地来,没机会玩花样做效果,这反而能够激发和调动自身的潜能。”周京新坦言,他非常重视绘画与现实的关系,中国古典绘画提倡“师造化”,而中国画的“写生”即是对“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实践。在他看来,写生不是简单的物象描摹和再现,而是艺术创作的一部分,写生时要好好对待眼前的生活,实实在在地把它们作为参照。因为他相信,画里的东西再怎么高于生活,也需要源于生活,“这就好似开弓射箭,眼里得有靶子才能开弓瞄准,否则,难免像是在搞‘空手道’,没有对手瞎使力气,没有靶子胡乱放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