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子”背后的故事——中年父亲、情侣与创业者们

阅读:10  时间:2020-11-17



导语

从去年至今,盲盒的流行已经不只局限于商超实体店、自动售卖机。麦当劳、瑞幸咖啡等品牌上新盲盒产品,高校录取通知书以盲盒发出,小王子、水浒卡一系列人文IP也推出盲盒周边。就连最近开展的人口普查工作,也能和盲盒产生关联——凭着参与人口普查宣传学习的徽章,便可抽一件“神秘”的“盲盒”宣传品。

回归到小小“盲盒”本身,盲盒的吸引力在哪里?是哪些人在撑起这一股潮流?有被娃娃可爱形象吸引的年轻女性,也有玩盲盒只是为了能和内向的女儿有些交流的中年父亲,还有看到商机,想往产业上游发展的创业者……

有人为了抽到喜欢的娃娃,陷入漩涡,能一次买空自动售卖机器,也有人随缘佛系买两个,抽不到就撤离;有人凡娃都讲究“亲生”(自己抽),有人也不吝于花大价钱去买自己抽不到的隐藏款;有人忽然不喜欢了,退坑在二手市场低价抛售,也有人留着它们作为一个阶段的见证。

凤凰网《文化风向标》采访了形形色色玩家们背后的故事。

“只要我女儿喜欢,我也会一直玩下去”

祁老师 男 47岁 职员

我身边这帮朋友也确实说,“这东西不应该是你这个年龄段玩的。”但我玩盲盒主要是想跟我女儿有交流。我今年47岁了,在大连下面的一个小城市工作生活。孩子24岁了,大学毕业后,在大连已经参加工作。

2017年,我去看望她,一次带她去商场吃饭,女儿说要看看盲盒,因为她身边有同学买过,于是就买了一个带回去,回家开出一个“棒棒糖”造型的娃娃,从此我们就入了坑。到目前为止,我自己买了有80多个,女儿买的多,几百个,在大连她的家里有五个展柜展着。

(女儿的部分盲盒玩偶)

女儿有些内向,从小到大我们很少说话,不是必要的,就基本不跟我说话。现在我们有了一个共同的爱好,也有话题可以聊了。我买了就微信发给她看我抽到了啥,有什么新的系列出来了她就第一时间通知我,我们这个地方比较小,上新慢,我就时不时去看一下那个抽盒机器上了没。

我们互相交流各自缺什么系列、什么娃。她喜欢的我就会去抽,有时买几个不拆,等她回来拆,她也会把我抽的不要的带走。我去大连看女儿,一定会买几个带去送给她。上次我参加活动,主办方送我一个成都限量版吊卡,我晚上送我女儿,她乐得够呛,这东西一般人还弄不到。

她是每个月一定会买,工资三分之一都在买盲盒。我是兜里有钱了,或者是路过那个抽盒机器,就去买五六个。我女儿曾经影响了她的一个同事,她很有钱,一买就买两三百个放着,等到买了七八百个的时候,铺在地上,一次性开。你要说我不羡慕那是假的,不过咱没那个经济实力。

(被女儿带入坑的朋友未拆的盲盒)

我爱人直到现在才知道这东西多少钱一个,其实有点贵,她没明确表示赞成或反对,反正我是用的自己的私房钱,而且是做和女儿相关的事情,她也就没话说。

对于我来说,我喜欢开盒的感觉,大于对娃娃造型的喜爱。我女儿更多是喜欢比如Molly等系列那些可爱的造型。我现在主要买的就是爱丽丝系列,第一次我抽中那个黑桃款,做得挺精致的,我觉得也挺好,就想凑一套。

我现在有点执念了,坚持不懈在买。因为我手头这套爱丽丝系列,差一个隐藏款,一直开不出来。我开一个,不是,我也不留,就给我女儿,让她在娃友圈换掉,或者她自己摆着。盲盒常规款有雷热之分,拆开后再卖价格也会不同,有的高于原价,有的低于买来的价钱。我们去换不会考虑这个。我不和大家圈里人交流,也不是太懂,信息都是通过我女儿传达。

我想开隐藏款的原因绝对不是隐藏款比常规款更好看,也不是为了卖钱。我有点强迫症,我觉得攒齐了,一套摆在那好像有一种成就感。我现在都快失去信心了,我想赶紧凑齐了这套过后,下一步我就准备开一个新坑,去买“哈利波特”系列了。不然我心里就老是放心不下这一套。我女儿不像我,她这周喜欢这个,一个劲买,出新款了,马上就又买其它的去了

但我不会去买(二手)隐藏款的,我女儿也不会,她到现在就中过一个隐藏款。我觉得买来的话摆在那里,一点新鲜感都没有,你看到它也不会联想起自己当时开盒的激动和喜悦,这样就失去玩这东西的意义了,其实,玩的不就是个心情嘛。

女儿告诉我,她要是结婚了,就把她的盲盒拿回来和我的一起放在家里,我猜,可能是她怕自己未来的老公不喜欢这些。

现在我们的关系比之前好很多,我们俩在一起的时候,吃完饭了没事,我一挥手:“走,带你上商场买盲盒去!”她就挺兴奋。目前我没看到女儿有退坑的迹象,还挺狂热的,只要我女儿喜欢,我也会一直玩下去。

“吵架时会想到,万一分开,这些娃娃怎么办”

妮妮 男 24岁 在读研究生

我是去年九月份入坑的,那时候正是它开始火爆的时候。我和女友之前不是二次元或是潮玩圈的人,女朋友喜欢一些毛绒玩具,有点轻微的收集癖。我就是一个很糙的钢铁直男。我们大学所学的专业和这个爱好也没啥关系。

当时和他一起去淄博玩,在商场里,好几个人围着抽盒机器人的橱窗,我们看到,有人抽到开心大笑,有人唉声叹气,就觉得这个东西挺神奇的。女友之前也给我介绍过,但是没有打算买过,我就怂恿她买一个。59元一个虽然有点贵,但心想买一个也还行,后来没想到会买那么多。

我们选中Molly婚礼花童系列,当时想着只要不抽到那个黑皮肤的娃娃,抽哪个都行,都好看。第一个抽到的是十月公主,算是个小热款吧,我就小心翼翼拿回家摆在了电视柜的下面。

(不知不觉,电视柜下已经积攒了这么多)

回家以后就一直在惦记这个事,我俩有意无意地都想着法儿到商场看一眼。我们看到网友们都有那种展览的亚克力的盒子,就在网上买了一个,当时想能把这12个格填满就好了,后面一发不可收拾。至今我们经手的盲盒大概能有200多个,现在手里还有一百五六十个左右,有的重复的出给网友,有的在活动中捐赠给了小朋友。

起初都是一个系列买一个娃娃,买了4个以后我就觉得凑一系列12个好难。买第4个娃娃的时候,是在我去她家的路上,我问要不要给她带一个娃娃。她说那个系列她只有一个喜欢的,结果一下就抽到了她中意的那个,当时是非常高兴的。

我们也经历了很“上头”的时候,这种情况大部分都是我促使的,我会一直撺掇,“再抽一个,说不定下一个就是了”。我们也研究过,有网友分享的那种根据摸外盒的手感,来抽到自己喜欢的娃娃,但到我们这里总是翻车。现在,买之前我们还是会执着地摇一摇,虽然也摇不出个啥。

当时是去抽Molly的开心火车系列,那个时候也有一点点知识了,关注这个群体大家都在聊什么,才发现有很明显的雷热之分,我们就奔着两个热款去了。第一个抽到的是个小热款,但是不是自己喜欢的,就继续抽,连续抽了8个,后来我们把机器人里的都买空了,还是没抽到。

回去我还有点难过,这些娃该怎么办呢,女友就发现原来可以加娃友群换娃。开始大家换娃只要换到自己喜欢的或是没有的就行,我感觉后面慢慢的,有了二级市场价格区分过后,有一些人就有比如我热款换你的的雷款会吃亏这种意识了,就开始用热款换热款,雷款换雷款。当时一般常规的开盒后的娃娃再卖的话,都是围绕59元上下波动5~10块钱左右,隐藏款大概都在500~800左右,也不像现在被炒到千元以上,

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抽隐藏款的概念,只要抽到喜欢的就行。当我们买了将近100个娃娃还是没有隐藏时,我们就不那么开心了,就觉得为什么大家都有,我们没有,还纠结了很长时间。 今年1月份我们终于开出两个隐藏,一个是在店里面抽的,一个是在机器人里面抽出来的。其实隐藏也不一定是系列里最好看的,就是有了心态会不一样,我们后来就没那么执念了。

现在我们手头有8个隐藏,有4个是娃友手里收上来了。疫情期间没法出门,但是女友又特别喜欢娃娃,就干着急,我就说你这么喜欢,干脆收一个算了。其实,那段时间因为没有上班和收入,大家买娃娃的热度都挺低的,而且价格跳水,包括隐藏款都是基本上对半折了。后面又慢慢的市场回温了,但是没有之前那么高。

我们后面想凑够12个隐藏款,不过也随缘,有就有,没有就算了,疯狂倒不至于。我入坑半个月到一个月后,就忽然间好像所有人都在玩这个了。有被我们带入坑的朋友,他们也是一对情侣,有一天女生梦见自己抽到了隐藏,然后她跟男朋友就“上头”了,连续去抽了20多个,也没有抽到。

我们现在买得逐渐少了,热度也降下来了,平均一个月10个左右,因为我会认清经济状况的现实。而且我最开始喜欢就是它的普通款,这是初心。如果买它纯粹为了隐藏的话,手上多出十几二十个自己不喜欢的娃也真的没有必要。

后面我也不准备开新的坑。前段时间去逛街,因为我很喜欢七龙珠,有一个七龙珠的手办正在搞活动,女朋友想给我买两个,我说不行。因为我明白自己一旦买起来就会刹不住的。我属于花钱大手大脚的,对余额没有概念,有时候一打开余额会头皮发麻的那种,我女朋友属于过日子的这种,会算计一点花。

(带着娃娃去听周杰伦的演唱会)

现在退坑的人也有不少,新鲜劲过去了,突然不喜欢了,就在二手市场上低价卖掉。对于我来说,我以后可能也会退坑,但不会把娃娃卖掉,因为每个娃娃都是自己运气换来的,算是对这一阶段的见证。我和女友在一起大概一年的时候入坑的,在一起的大部分时间都是一块玩娃娃。我俩一吵架的时候就会想到,我们分开的话,这些娃娃怎么分,太麻烦了,就算了。

身边的男性朋友很少玩这种可可爱爱的东西,大家觉得这个东西有什么好玩的,但是,我买它我快乐就行了。我们偶尔带上几个,装在那种晒娃的透明包里,一起出门遛娃,也会把认为符合其性格、长相之类的娃娃送给朋友。过去我的生活一点都不精致,玩娃让我变可爱了。

(女友小辣椒外出带个娃娃保护自己)

“有机会我们想往产业上游去发展”

阿晖 男 22岁 大四学生

我和女友接触盲盒比较早,大概在2018年,最开始,我女朋友是被身边的一对朋友带入坑的,那对恋人2016年就开始玩儿了。前一阵,她男朋友跟她求婚了,求婚之前,他悄悄去各个地方收集买了很多女生想要的隐藏款,藏在一个大盒子里,让她发现。女生开始还以为是香水口红之类的,打开发现,自己的心愿单都躺在里面了,那一刻特别感动。我们觉得很浪漫。

现在我们手头有300多个娃娃。我小时候集过那种三国的卡片,一个系列就想让他整整齐齐在一起,我是处女座,有点强迫症,缺了一个的话,就会觉得缺少一点什么。我们喜欢的娃娃类型在不同阶段也在改变。刚开始入坑的时候,可能就是觉得这个IP可爱,或者酷,慢慢到后来,我们就会想要一些稍微偏偏艺术一点的,形象张力比较大一点的娃娃。再就是它的新品要有足够特点,才能吸引我们。

我们不算狂热,还是比较理智的,不会说为了想抽一个就使劲买的那种。抽到喜欢的话就会比较开心,抽不到也没有特别悲伤。

我也相信运气,老是抽到重复或没抽到喜欢的,我就认为今天手气可能一般,算了不买了,下次再来。比如抽到隐藏的话,我觉得那时候手气好,可能就会多买几个。

印象深刻的一个隐藏款是女友抽的。她从家返校,在高铁上无意间打开了小程序,顺手抽了一个,抽中一个Labubu的歌唱家隐藏款,当时就发了我一个截图,也没有特别开心,然后拿到手之后那一刻就特别兴奋。

后来还抽了一个迪士尼隐藏款,但因为这个系列我们平时不会太多关注它,所以还比较平静。我们只要喜欢,也不一定非要去抽。比如Labubu的万圣节系列、音乐会系列很喜欢,都是一整套端盒的。我们不会去买隐藏,主要是贵,倒不是不可以接受这种形式。

其实,现在我们和其他娃友不同之处在于,我们主要不只是单纯收集了,我们还深度参与改娃,连拍照带做涂装。我和女友也参与一些盲盒公司举办的改娃活动并拿过奖。就是它们经常会把一些还没有涂颜色的原款,或者是一些雷款,发给各位报名的玩家,让我们进行自由发挥。

(没有涂色的原款和阿晖改造过后的作品)

改娃这个事做了有一年左右。之前我一直在做球鞋定制,比如说你买一双纯白的AJ,你特别喜欢湖人队,我就给你加一些湖人队的设计元素,也是用笔来画。球鞋定制再到改娃这件事情上来过度不算大,因为工具和颜料什么的,我刚开始也都有,可能颜料不是特别相同,慢慢再换。

刚开始就是因为经常抽,抽到不喜欢的,就想着把不喜欢的往自己喜欢的那一款方向改一改。我们本身也是学美术的,有一定的专业基础,加上网先慢慢学习,自己买工具摸索。后面我们就是再创作,改造中也多了一些自己的见解。

一般前期我们得想一个提案,两个人都把自己的想法说一说,写下来之后,再共同pass一些不成熟的想法,找一些稍微可实施性比较高的办法,然后我来画草图,画完草图就开始去找一些材料动手做,后期做完,可能要在涂完保护漆之后,想着如何给它摆一摆造型,拍照,图片上再怎么加一点文字,让画面看起来稍微协调一点。

一般前期加一些原创的元素会消耗精力,时间稍微长一点,一旦定了稿之后画起来或者改起来就会特别快。

改造的话,我觉得最难的地方就是对形体的把握,比如说我改的是一个宇航员系列,改造很大,要用材料重新给它捏一个自己的形态,而且你还要给它做到精致,特别是要打磨光滑之后才能上色,不然的话上颜色会显得比较劣质,坑坑洼洼的。

后来我们发现,因为盲盒的市场越来越大之后,更多的人去关注,改造的市场其实也挺大。现在去闲鱼随笔搜一搜改娃,它就会有特别多商品信息,还会有专门的改娃工作室,他们除了改娃之外,也会产一些自己的形象,或者是跟独立的设计师有一些合作做涂装。刚刚开了上海国际潮玩展,会展出一些优秀的改娃作品来让大家去获得灵感,女友的作品也即将会展出。

(原作品丑小鸭和女友改造过后的作品)

因为我们的作品获奖,在平台就有了一定的曝光。现在已有形象设计师私信找我们想要合作一款涂装,是三个限量版的特别的形象。他有自己的想法,但是他动手能力不强,他就会把思路告诉我们,让我们来改造。设计环节的话,整体的形象我们都没有参与,只是在服装方面来提供创意,给它上色。

也有人看到我们的作品,私信我们来定制的。那就根据改造的难易程度来收费,一个一个做。现在的话是不可能批量生产的,因为我们是在原来娃娃形象的基础上去改的,版权还在盲盒公司那里。

有机会我们想往产业上游去发展,慢慢学着去做一些自己的原创。 现在像这种个人设计师越来越多,虽然没有公司,但是有各方面的平台,比如说微博,小红书,你可以建立粉丝群,把你的作品发布,让关注你的人一起提供想法,一直到最后一个形象的诞生,你可以用它去参加展会,也是可以发行和售卖的。

其实即使是这些公司的话,他们也都是签约的独立设计师,在商务方面,公司帮助会多一些,但是在想法和创意方面,大部分还是以个人设计师的一些理念为主。

我们俩也有意地去经营一些微博等平台,最近一直在研究如何给娃做摄影,连同灯光、相机、场景都要去了解。现在,我们要探寻的挺多的,看到的是另一些未知的东西。